低油价下各类石油公司经营策略分析  下
2017-06-21 15:47来源:国际石油经济作者:梁慧  侯明扬 

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以来,各类石油公司采取不同的经营策略应对低油价,其发展策略都与其所占用的资源禀赋、资金水平、行业地位等自身特点紧密结合,普遍反映出“因企制宜”的特征。


国际大石油公司围绕公司发展战略,巩固主营资产,剥离“非核心”资产,持续优化资产结构与投资策略

油气资源国国家石油公司采取放宽对外合作条款等措施吸引境外投资

亚洲消费国国家石油公司海外投资策略出现分化态势

中小型国际石油公司持续削减上游投资,仅围绕核心资产开展经营

油气服务公司通过合并重组等形式“抱团取暖”


二、油气资源国国家石油公司采取放宽对外合作条款等措施吸引境外投资


受油气价格下降的影响,中东、中亚和南美等地区部分产油国的财政收入大幅缩减。对此,这些国家废除了部分国民津贴,削减了部分国内投资,最重要的是,其在油气领域通过国家石油公司放宽对外合作的财税条款等措施,努力吸引境外投资在低油价下持续关注本国的油气资源领域。


在中东地区,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计划于2018年进行公开募股,在沙特阿拉伯证券交易所上市,预计该公司资产和财务数据公开后,会吸引大量国际资本对其进行投资。科威特国家石油公司也表示将调整对外油气合作策略,努力吸引境外资本参与本国油气资源合作开发。


在中亚和俄罗斯地区,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和俄罗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Transneft),均计划出售部分政府股份,以引进外资合作。俄罗斯石油公司为进一步利用外资,已向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国家石油公司转让了公司的部分股权。


在南美地区,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对陆地及大陆架区块招标的财税条款进行了调整,允许从应税收入中扣除资本成本。2016年7月,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发布了未来两轮招标使用的产品分成合同条款,新合同更加强调工作义务,承担义务越多,获得利润份额越多,并将非伴生气的成本回收上限从60%上升至80%。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自2016年8月起调整对外合作经营策略,从强化资源管理转为向外资开放。2016年10月,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促使巴西议会通过法案,修改了海域盐下层系石油产品分成合同中最低30%权益的规定,使国际投资者参与巴西深水油气投资时可获得更多的权益。


在非洲地区,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于2016年3月推动政府对安哥拉14区块(作业者为雪佛龙)、17区块(作业者为道达尔)和32区块(作业者为道达尔)财税条款进行了调整,降低了政府份额,提升了境外资本参与本国油气资源开发的积极性。


三、亚洲消费国国家石油公司海外投资策略出现分化态势


自2009年上一轮低油价结束以来,以中国三大国家石油公司为代表的亚洲需求国国家石油公司一直是国际油气并购市场上的“大买家”。但在本轮低油价期间,亚洲各国的国家石油公司在海外投资策略上出现了明显的分化趋势。


一方面,2009-2014年间在国际油气资源并购市场上表现较为活跃的中国三大国家石油公司、泰国国家石油公司、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印度尼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等亚洲需求国国家石油公司在2015年和2016年普遍表现审慎,几乎没有任何油气资源并购活动。主要原因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本轮低油价与之前数轮国际油价走低有所不同,既有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以及各类新能源蓬勃发展导致的需求侧疲弱的因素,又有欧佩克和俄罗斯等传统产油国与美国页岩油因市场博弈而导致的供给过剩等原因,因此未来油价回升走势远不乐观;二是上述亚洲油气需求国国家石油公司在低油价下开始反思之前的经验与教训,开始强调发展质量优先于资产数量;三是此前数年的大规模扩张使各公司的财务状况趋于紧张,特别是在国际油价持续走低的两年内,很难筹集巨额资金开展类似之前数年内的海外资产并购活动;四是各公司都致力于吸纳整合其先前并购的海外资产,力争实现与其他资产的协同效应。


另一方面,印度国家石油公司仍持续购买海外油气资产。其中,2015年,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斥资12.5亿美元购入俄罗斯Vankorneft油田15%的股份。2016年,印度三家国家石油公司Oil India、Indian Oil Corporation和Bharat Petroleum共同完成了对俄罗斯Vankorskoye和Tass-Yuryakh两个油田部分资产的收购,共计出资31亿美元;印度石油与天然气公司(Oil and Natural Gas Corporation)也出资10亿美元购入部分Vankorskoye油田资产。印度各个国家石油公司大肆竞购海外油气资产的原因包括:

1)印度国内油气资源储量有限,国内资源需求增长的满足基本都依赖进口油气资源的增长;

2)印度国内油气资源需求增长迅猛,根据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20年,印度将替代中国成为全球石油需求增长的首要来源;

3)印度莫迪政府认为低油价给印度油气行业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既要加大原油和天然气的进口和利用以发展经济,也将大力投资海外油气资源并购作为该国未来经济增长的一个重点。


四、中小型国际石油公司持续削减上游投资,仅围绕核心资产开展经营


中小型国际石油公司的业绩因油价的下降而大打折扣。为了维持公司的持续发展,它们普遍调整投资战略,积极剥离非核心战略地域的资产,使投资区趋于集中,在削减经营性支出的同时,大幅削减了勘探支出。例如,英国的图洛石油(Tullow oil)、美国的桑托斯(Santos)、西方(Occidental)石油、阿帕奇(Apache)石油、康菲等公司,普遍选择了一边调整投资区,一边减少勘探活动。


为应对本轮低油价带来的风险,图洛石油公司大幅降低了勘探支出在勘探开发支出的占比,从高油价时期的一半以上,下降至2016年的10%,仅为2013年的1/8。同时,该公司选择出售乌干达勘探1、1A、2、3A等区块部分非核心资产,将勘探开发活动集中在加纳、肯尼亚等非洲国家以及挪威北海海域。


桑托斯公司在本轮低油价中同样采取大幅削减投资的方式应对油价风险。根据该公司最新披露的2016年财务数据,其全年资本支出仅为6.25亿美元,较2015年度大幅削减51%。同时,公司大幅调整资产结构,2015年起先后达成Kipper天然气田等资产的剥离协议,并完成公司股权转让业务,2016年向中国私募弘毅投资(Hony Capital)成功出售本公司4000万份股票,占本公司已发行股票总额的2.25%。


西方(Occidental)石油公司剥离了在中东非战略区利比亚、伊拉克、也门以及北非的部分资产,而集中于阿布扎比、卡塔尔、阿曼等中东核心区,同时从美国的巴肯区和威利斯顿盆地的页岩油气业务退出,转而聚焦二叠纪盆地,把勘探投资目标也调整到该核心区附近。


阿帕奇公司2014年以来积极剥离资本密集型项目和短期内难实现盈利的非战略性资产,例如澳大利亚惠特斯通(Wheatstone)和加拿大基提马特(Kitimat)的LNG项目、澳大利亚和阿根廷的勘探开发项目和墨西哥湾海上老油田资产等,计划坚守美国、加拿大、英国北海、埃及等国家的核心区勘探开发业务。


康菲公司2015年出售了美国本土包括墨西哥湾和落基山地区的部分成熟油气资产,欲将主要精力用于开发已拥有的更具增长潜力的页岩资产。康菲公司有意从超深水勘探项目中退出,2016年7月以3.5亿美元的价格,把其在西非塞内加尔开展勘探活动的子公司出售给澳大利亚的伍德赛德(Woodside)石油公司。


五、油气服务公司通过合并重组等形式“抱团取暖”


油气服务市场规模与油气勘探、开发和生产投资密切相关,近年来约占全球上游投资额的60%~65%,2014年市场规模约为4400亿美元。低油价对油气服务公司的生产运行影响巨大。为应对低油价下的经营风险,石油公司普遍选择压缩上游投资。一方面,直接取消部分盈利能力较差的勘探开发项目,使油服公司在此类业务中“无事可做”;另一方面,石油公司实施全产业链上的成本优化,大幅压缩现有项目的油田服务合同金额,严重影响了油服公司的利润空间。为应对低油价对相关业务的影响,各大油服公司开始通过并购等形式“抱团取暖”,争取通过行业整合降低管理费用,增加协同效应,共享高质量的油田服务技术,努力在低油价下生存。


油服行业大整合首先是2014年11月公布的哈里伯顿和贝克休斯公司的合并,但最终因遭到欧美反垄断监管机构的反对而告吹。2015年8月斯伦贝谢达成收购卡麦隆国际(Cameron International)公司协议,2016年4月7完成收购。该交易将两家科技互补的公司结合在一起,合并后的公司可向全球油气产业提供从钻井到输油管领域的产品和服务,斯伦贝谢的油藏和油井技术与卡麦隆的井口和地面设备、流体控制和处理技术进行了整合,有望为新公司带来科技驱动型成长。2016年5月,欧洲最大的油服公司法国德希尼布(Technip)和美国的FMC技术公司(FMC Technologies)达成合并协议,合并组建德希尼布美信达(TechnipFMC)公司,已在2017年初完成,合并将强化两家公司原有的海底技术的竞争力。


2016年10月,通用电气公司(GE)的石油部门与贝克休斯达成合并协议,预计合并最终将在2017年中期完成。并购交易将把通用电气制造设备的强项和贝克休斯钻探及压裂新油井的专长结合起来。


除了通过并购整合应对低油价以外,各大油气服务公司普遍通过裁员等手段压缩支出。斯伦贝谢、威德福(Weatherford)、哈里伯顿和贝克休斯公司共减员14万人,削减幅度达40%。其中,2014年以来斯伦贝谢公司减员5万人,威德福削减了2.8万人,接近公司半数。然而,由于油气行业发展的普遍规律,未来新动用储量的开发技术要求越来越复杂,单位开发成本也将大幅增加。尽管当前行业投资萎靡,海洋钻井装备和租赁费等技术服务费持续下降,但油服公司的大整合、裁员等措施使企业的垄断程度提高,将会导致未来技术服务费降低困难的局面。

品牌视角
BP集团CEO戴德立:我们的这半年
润滑行业亟待“保姆式”诊断
一个把发动机卖得比房地产都赚钱的人
源根石化:品质赢市场 品牌创未来
创意推荐
我是吴跃迪,我为科技创新代言
一个润滑油营销人的励志片
润滑油行业的818来了
搞笑的润滑油广告
课程推荐
润滑油行业及品牌发展趋势
技术营销是支撑润滑油品牌未来发展的关键
企业如何重获市场竞争优势
“互联网+”对于企业与品牌定位重塑